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編讀往來>正文

幸福的趕路人

2018-05-25 11:09
來源:半月談

湖南省 龍玉純

每個人都走在路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我的人生之路完全是自己選擇的,至今無怨無悔。1989年3月,我選擇用一種體面的方式,告別了對我高考寄予厚望的老師和父母,“逃離”了貧困的家鄉。

我至今還清楚地記得,當我拿着紅色的入伍通知書,揹着那一大包書和簡單的行李,出現在家中父母面前時,他們頓時驚訝得不知所措。事先沒有徵求父母的意見,自己就作主在學校報名參了軍,連充滿希望的高考也不參加了,這是他們心目中平常很聽話的孩子的所作所為嗎?也難怪父母當時會目瞪口呆。對我的選擇父母沒有責怪,畢竟通知書上寫得很清楚,兩天後我就要穿上軍裝遠行。母親默默地為我收起書和行李,父親翻來覆去地看着我的入伍通知書,半天才説出一句話:“去當兵保衞國家,沒什麼錯!”

走前的那天晚上,父親認真地問了我一個問題,他説:“孩子,你也快十八歲了,又在縣城上了差不多三年高中,應該懂事了,父母尊重你的選擇,我們想知道的是,你為什麼要急着去參軍呢?實在參加完今年高考明年再去也不遲。”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當時是這麼回答的:“我們這裏太窮了,改革開放這麼多年了,還有哪一個地方像我們這裏一樣現在一不通電、二不通公路的?看着別的地方越來越富裕,農民生活越來越好,我就越想離開這裏,爸爸您是村支部書記,怎麼就沒有一點緊迫感呢?您不是常説部隊是個大熔爐大學校嗎?所以我要去當兵,我的青春我作主!”我的回答讓父親頓時一臉的尷尬,他説:“孩子,不是當父親的工作不努力,實在是我們這裏自然條件太不如人意了,大山深處的小山村,要想很快改變面貌,談何容易啊!”我接着説:“我們這批兵去的地方是廣州,那是改革開放的真正前沿,等我到那裏多學點東西,到時回來再接您的班。”父親説:“那好,希望你到部隊後好好工作,加強學習,弄點真本領回來。”我回答説:“你們放心吧,不在部隊搞出點名堂,我是不會回來的!”

就這樣,帶着父母的叮囑和擔心,我滿懷雄心壯志一路小跑,出逃似的離開了家鄉,跨進了部隊的大門,成為了駐廣東特區某部火紅木棉花下的一名哨兵。野戰部隊的生活是緊張艱苦的,也是幸福快樂的,連隊兵愛官、官愛兵,不怕苦、不怕累,互相關心相互幫助,在軍隊優良傳統的哺育下我健康成長。參加新兵訓練三個月,我磨破軍裝兩套、解放鞋三雙,整個人脱了一層皮,換得了自己軍旅生涯的第一次嘉獎;參加海訓一個月,整個人被海水泡得變了形,又脱了一層皮,換得了自己軍旅生涯的第一次優秀士兵獎勵;參加港口工程建設施工半年,人被曬得像石頭一樣黑得發亮,雨落在皮膚上不沾半點,又脱了一層皮,換得了自己軍旅生涯的第一次榮立三等功。因為每天能看到特區的變化,我沒有叫過一次苦,尤其是在支持特區的港口工程施工建設中,我親身感受到了改革開放的“魔力”,工作雖累但心中仍自豪不已。努力的工作與學習,贏得了領導的信任與培養,一年多以後,我被選中參加全軍軍校招生統考,最終我以良好的軍事素質與優異的文化成績,考上了軍內一所有名的軍事學院。

如果父母知道我考上了軍校,那該有多高興啊,可惜當時家裏沒有電話,只能寫信告之。我的報喜信還未寫好,就收到了父親的來信,他在信中高興地告訴我,在市、縣兩級的大力支持下,在全村人民的辛苦努力下,我們村終於告別了煤油燈通電了,電燈亮的那天剛好是爺爺七十大壽之日,他老人家喝醉了……這麼一封簡單的家信,竟然讀得我流下了眼淚!

四年的軍校生活,前三年我都沒有回家休假過,我利用寶貴的寒暑假,積極參加學院的各種活動,既學到了書本上很多沒有的知識,又為自己掙得了一些生活費。雖然軍校不要交學費和伙食費,每月還有幾十元的津貼發,但要買學習資料和其他生活用品,還是要花錢的,我不想增加父母的負擔。我每月都給家裏寫信,告訴父母我在軍校的學習生活情況,要他們放心。家裏的來信很少,父親在信中説他很忙,村裏的事情很多,他發誓要在三年之內舉全村之力把村裏的公路修好,要把電話線架通。他還開玩笑説,自從被兒子批評沒有緊迫感後,腦袋終於開竅了,知道要努力把改革開放的春風引進小山村了,但願兒子回家休假那天,看到村裏的變化後會給予表揚!每次寫信他都要反覆囑咐,兒子你一定要好好學習,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

軍校畢業命令一宣佈,我就迫不及待地趕往火車站,我要回家!離家快六年了,那個大山深處的小山村變得怎樣了呢?父親在來信中沒有透露半點信息,他希望兒子回家眼見為實。坐了二十三個小時火車,我回到了家鄉省城,也得到了在此工作的堂兄的熱情接待。休息了一晚,他第二天執意要開車送我回去,小山村離省城有近兩百公里,有車回去肯定比擠公共汽車強,於是我也沒推辭。

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出發了。一路上的風景讓我感慨不已,省城到我們縣城的路變成了高速公路,縣城到我們鎮的沙石路變成了寬闊的柏油馬路,馬路旁低矮的平房全部變成了漂亮的樓房……車進山後,我更是欣喜不已,鎮上到我們村的路是一條嶄新的水泥馬路,山坡上樹木鬱鬱葱葱,田地中莊稼豐收在望,茅屋不見蹤影了,只見到處都是新樓房……車一直開到我家樓下,父母和鄰居們見車裏走出的人是我和堂兄,都激動得大喊:來了貴客啦!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父親的頭髮白了好多,媽媽説是這幾年累的,鄰居説是為村裏的事操心太多了。父親説白了點頭髮也值得,現在電通了,路通了,電話電視也有了,新房子也建了,大家生活變樣了,歸根到底,這要感謝黨的政策好!要説唯一有點遺憾的,那就是當年那個吹牛想接我班的人,現在當軍官了不能回來接班了!大家哈哈大笑……笑過以後,父親嚴肅地問我:“兒子,你現在是個準軍官了,入黨了嗎?”我自豪地回答説:“報告書記,經過部隊黨組織的精心培養,現在我是一名唱着軍歌的預備黨員!”

時光易逝永不回,往事讓人常回味。彷彿轉眼間,我離開老家就有二十多年了。今天回過頭來看,首先慶幸的是自己的青春趕上了改革開放的好時代,其次慶幸的是自己當年的選擇還不是錯誤的,雖然那樣選擇似乎有些冒失!當然,我想得最多的還是,如果沒有部隊的培養,今天的我又會是個什麼樣子呢?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