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村裏來了位“掏糞書記”

2020-09-02 15:10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記者周相吉、康錦謙、盧宥伊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1)村裏來了位“掏糞書記”

溝爾普村一景(8月2日攝)。

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縣溝爾普村,“80後”第一書記夏添被鄉親們開玩笑地稱為“掏糞書記”。

但夏添一點也不介意。走在溝爾普村,牛欄咖啡、露營基地、旅遊山莊、現代農場……磨子河穿村而過,藏式民居色彩濃郁、棟棟碉樓造型優美、現代化的廁所幹淨衞生,記者不禁好奇地問夏添:“你咋會得個‘掏糞書記’的名號呢?”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2)村裏來了位“掏糞書記”

溝爾普村一景(8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盧宥伊 攝

夏添有點不好意思地擺擺手,笑了笑,一旁的村黨支部書記索朗扎西告訴記者,村裏過去人居環境比較差,村民衞生習慣也不好。比如村裏家家都靠牆修建了“小塔樓”,這其實是羣眾家裏的廁所,雖然外表很漂亮,但走近後氣味卻很糟糕,每到夏天蒼蠅滿天飛,既不衞生,也很難讓遊客留下好感。

2018年底,來自成都市郫都區的夏添進村後,決心改變這種狀況。次年初他請來專家,專門制定了方案。按照方案,改造後的廁所幹淨衞生無異味,不僅適應高原環境,而且成本低。

一開始,村民們並不支持,多年來已經習慣的廁所,改啥子改?哪怕專家把安裝圖紙發了過來,老鄉們也不願意動手改廁。

為帶動村民們的改廁熱情,夏添決定選5户進行試點改造,自己親自給村民們安裝。

他開上小貨車,去市場挑選防凍的管材,回來後,挽起袖子就跳入一户村民的廁所下面,開始鏟糞坑。那是老鄉家的“陳年老池”,打開以後氣味刺鼻,夏添沒忍住吐了出來,但還是硬着頭皮繼續鏟。

看到這一幕,終於有村民看不下去了,過來幫忙。70多歲的村民尼瑪對夏添説:“你教我怎麼做,我們自己家的廁所自己來改造。”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4)村裏來了位“掏糞書記”

溝爾普村第一書記夏添站在改造過後的村民廁所旁邊(8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康錦謙 攝

5户改造完成後,夏添把村民們叫來,集體參觀改造完的廁所,“改完是不是一點都不臭了?沒改的是不是臭氣熏天?”在明顯的效果面前,村民們轉變了想法,紛紛投工投勞。很快,全村的廁所都得到了改造。

這次以後,夏添與鄉親們的距離被拉近了許多。只要提起夏添,老鄉們都會豎起大拇指。“只要真心誠意地為羣眾服務,他們就會接納你,甚至把你當親人。”夏添説。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5)村裏來了位“掏糞書記”

彭措在改建的衞生間內洗手(7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相吉 攝

很快,村裏又相繼進行了一系列環境改造工程,有村民家的牛棚之前修在了村裏新規劃的旅遊“黃金要道”邊,村裏提出改造成“牛欄咖啡”。一開始鄉親也有疑慮,村幹部們承諾,另外再找地方修新牛棚,村民這才放心。

漸漸地,溝爾普村換了模樣,村裏老百姓以前的牛圈馬廄,現在紛紛改造成了藏家樂、民宿、藏餐館和親子樂園,家家户户栽花種草。“鄉村振興是一步步幹出來的,只要肯努力,就能做成。”夏添説。

曾經的貧困户彭措現在成了村裏的“大紅人”,因為環境變好,現在村裏開民宿、搞裝修的很多,學過畫畫的彭措經常被鄉親們請去畫裝飾畫。記者在彭措家裏時,有村幹部提出希望彭措幫着畫一幅村裏的文化旅遊地圖,報酬2000元。彭措説:“這幾天請我畫畫的太多了,恐怕還得排幾天隊呢!”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3)村裏來了位“掏糞書記”

遊客在溝爾普村歡度週末(8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盧宥伊 攝

這兩年,來溝爾普村“打卡”的遊客越來越多,還有附近縣的扶貧幹部過來參觀,溝爾普村成了遠近聞名的“網紅村”。

現在每逢遊人來訪,當年夏添“掏糞改廁”的事總會被老鄉們提起。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