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為了大涼山的下一代,她奔赴在助學路上

2020-09-14 09:26
來源:新華網

結束了助學款集中發放和學生家訪,莫色小蘭騎着自己的第4輛電動車,回到了越西縣城外的姐姐家中,已是晚上9點半了。這一天,她為163名貧困學生髮放了21萬多元助學款。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1)為了大涼山的下一代,她奔赴在助學路上

在四川省越西縣西城中學,莫色小蘭(右)帶着因家庭困難無法支付在校生活費的初一新生沙馬友吉木去辦入學手續(9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求學路上種下愛心的種子

莫色小蘭1985年出生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越西縣河東鄉新普村的一户貧困家庭,是吃玉米、土豆長大的孩子。

父親的重病讓莫色小蘭的哥哥姐姐相繼輟學,為給莫色小蘭湊學費上學,父親捨不得看醫生,母親起早貪黑地幹農活,四處借錢給她交學費。

沒鞋穿就光腳上學,沒書包就用母親縫製的布口袋,“很多次我也想輟學,但父親堅決不同意,他告訴我,我是家裏的希望,要好好讀書,用知識擺脱貧窮。”

1999年5月,父親去世。“他在去世前還曾叮囑過我媽媽,就算是賣掉家裏的田地都要供我讀書。”

父親的話和母親的辛勞,一直激勵和支撐着莫色小蘭,在瀕臨輟學時,學校、老師、同學和社會愛心人士也向她伸出了援手,最終,莫色小蘭順利讀完高中,考入綿陽師範學院。

2008年“5·12”汶川地震後,剛大學畢業的莫色小蘭報名參加了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到綿陽三台縣參與了災後重建工作。

一年服務期滿,她選擇回到家鄉做一名教師。“家鄉養育了我,我想為家鄉的發展盡一份力。”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2)為了大涼山的下一代,她奔赴在助學路上

在四川省越西縣西城中學,莫色小蘭在助學金髮放儀式上(9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再難也要把每一分助學款用到孩子身上。”

越西縣地處大涼山腹地,是全國52個未摘帽貧困縣之一。截至2019年底,還有貧困人口19369户82483人。

2009年回到家鄉後,看着家鄉的孩子仍然像自己小時候一樣,因家庭貧困在學習路上舉步維艱,莫色小蘭萌生了愛心助學的念頭。

一開始,莫色小蘭拿出自己的部分工資購買學習用品幫助班上的貧困學生,之後,又通過聯繫愛心人士向貧困學生捐贈書包衣物。但她發現,自己的收入本就微薄,外界捐贈的物資也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孩子上學的困難。

“沒鞋子、沒書包,孩子們至少可以像我過去一樣打赤腳、背布包,但沒有在校的生活費等,孩子們才是真的無書可讀了。”

不瞭解貧困學生和他們家庭的真實狀況,做好愛心助學就無從談起。莫色小蘭購買了電動自行車,遠的地方就自費乘車,近的地方就騎車,幾年來,她已經騎壞了3輛電動車。

“基本只能利用上班前和下班後的時間走訪學生,所以騎車和走路都着急了一點,經常摔跤。”儘管談起來的樣子毫不在乎,僅在2019年,莫色小蘭就因騎電動車摔過兩次,她打着石膏、帶着腿傷,用4天時間為5個孩子找到了愛心資助。

今年新學期已經開學兩週了,從河東鄉中心小學畢業的沙馬友吉木卻因為家庭貧困沒有按時升學,她的小學班主任劉華麗趕緊聯繫莫色小蘭求援,莫色小蘭又急忙找到西城中學,並自己墊付了1500元的助學款。西城中學校長馮道良聽聞後也拿出了500元,並表示以後助學款外,不夠的費用都由他來幫助。

“這些錢用於學生的生活費開支,我會幫助她找到愛心人士,但如果一直找不到,我就一直墊着。”莫色小蘭説。

莫色小蘭每個月工資只有3300元,由於沒有參加專門的慈善組織,愛心助學產生的家訪路費、信件郵寄費、助學款提現手續費等都是自己承擔,為了省錢助學和養家,她幾乎不買新衣服,只穿朋友和同學送的二手衣服。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4)為了大涼山的下一代,她奔赴在助學路上

在四川省越西縣大花鄉瓦爾村,莫色小蘭在村委會辦公室統計貧困户的資料(9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扶貧路上愛暖鄉間

平時,莫色小蘭還承擔着繁重的教學任務,她教授8個班的生物,一週16節課。“有時候啃一口饅頭就得繼續下午的三節連堂。”

2018年,學校選派對口幫扶大花鄉瓦爾村的駐村工作隊員,莫色小蘭又踏上了駐村扶貧之路。

駐村工作期間,她和駐村工作隊圍繞“户三有”和“村七有”補短板、強弱項。2018年,瓦爾村順利通過脱貧驗收,近90名幼兒進入“一村一幼”教學點接受學前教育,140户貧困户住進寬敞明亮的安全住房,480户農户有了安全飲用水……

在走村入户詳細瞭解貧困户家庭情況時,她最關心的就是貧困户子女的入學情況。

15歲的巴久木且是村裏貧困户巴久爾古日的大兒子,因上小學時生重病,家裏欠下了一大筆債。為了還債,也為了供養自己和兩個弟弟上學,父母不得不外出打工,三兄弟跟着奶奶生活。

“爸爸媽媽掙錢很辛苦,奶奶年紀那麼大了還要照顧我們,很不容易,我不能辜負他們。”懂事的巴久木且上學期期末考試在西城中學八年級1600多名同學中排名前50。

看着他每天幾乎廢寢忘食地認真學習,莫色小蘭卻有些擔心:“孩子的想法可以理解,但老師和大人也要關注孩子的心理健康。”

“有了助學款之後,家裏經濟壓力沒那麼大了,你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莫色小蘭從包中拿出一本助學金領取表,認真地填寫好後讓巴久木且簽字並按上了手印,“以後南京的田叔叔每學期都會給你1200元助學金支持你上學,你要自己寫好感謝的話寄給他好嗎?”

截至目前,經莫色小蘭之手支出的助學款已經超過194萬元,捐款捐物惠及的學生達兩千多名。“有的愛心人士幾天就能聯繫上,有的則要等幾個月,但為了大涼山的下一代能書寫和祖輩不一樣的人生,所有的困難都阻擋不了我將這份愛心傳遞下去。”莫色小蘭説。(記者 李力可)

(熱點鮮報·圖文互動)(6)為了大涼山的下一代,她奔赴在助學路上

在四川省越西縣大花鄉瓦爾村,莫色小蘭(中)到學生巴久木且(左)家中家訪,瞭解記錄家庭困難情況(9月6日攝)。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