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為了孩子,我們還能拼什麼

2020-09-07 10:49
來源:半月談網

蘇北

可憐天下父母心。

尤其是許多的中國父母,更顯奉獻精神。懷抱着強烈的希冀,鎖定着不解的心結,肩扛起沉重的使命,他們義無反顧,千方百計,不屈不撓,為中國教育贏得了一張閃光的名片。同時,人們也看到了其中一些熱衷於旁門左道者不惜代價,不避譭譽,甚至鋌而走險,在愈演愈烈的“拼爹”競爭中墮入了腐敗的泥坑。

無數的父母們開始反思:愛孩子,還能怎麼愛?拼教育,還能拼什麼?

愛拼才會贏,越拼越艱險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千年祈盼,耕讀傳家詩書繼世的世代傳承,賦予中國父母尊師重教的文化擔當。社會分化日顯激烈的現實情境,人才需求日益高企的發展欲求,又在強力催動中國父母投入一番番不斷升級的教育競爭。

不一樣的家庭,不一樣的拼法——

平民百姓拼的是苦力,教育是他們改變命遠的那一縷幸運陽光。

進城打工,年復一年。為了子女學業,他們拼盡全力,也要扛下打工的艱苦和勞累、維權的辛酸和無奈,還有遭遇的冷眼和歧視。留守家鄉謀取生計,他們則潛心摸索各自的“家校共育”。媒體上新近有一則“父愛如燈”的報道:內蒙古土默特左旗一名高一體育特長生,生活艱辛,刻苦鍛鍊,每天凌晨跑步穿越小鎮。父親開始帶着她跑,後來騎自行車跟着她跑,再後來專門買了摩托車追着她跑,車燈照亮女兒腳下的路,這樣的陪伴已有5年。故事真實感人。還有許多鄉村人家,儘管生活並不寬裕,也跟風趕潮,互相攀比着將孩子從身邊的鄉校轉入城鎮就讀。媽媽們,或是奶奶們,則在逼仄的租屋裏默默擔起陪讀的重任。

中等收入家庭拼的是投資,教育是他們向上流動贏得未來的那一條綠色通道。

各種課外班琳琅滿目,家長們搶着報名,唯恐孩子落後於人。就近入學的政策規制下,家長們不惜血本購置學區房,力爭為孩子提前拿下擇校敲門磚。當一些城市民辦學校聲名鵲起獨領風騷,而公辦學校漸現頹勢陷於保底之時,轉換中的優質教育資源又成為家長們新的競爭熱點。

還有一類家長拼的是各種權力資源,教育是他們代際傳承圈層准入的那一脈社會資本。

看一看最近連續曝光的學術造假和深層的隱形權力運行圖,偽造應屆生身份的高考違規舞弊案,還有多起高校冒名頂替事件背後的多方合謀造假關係網……儘管有網絡輿論奮力揭露,有地方政府重拳出擊,但細思極恐,教育公平有那麼嚴密的規則體系保駕,有那麼高蹈的社會共識舉託,竟然還是被輕易動搖乃至顛覆!

教育競爭一旦跨越了道德的底線和法治的紅線,便將迅速滑入一個個教育腐敗的雷區。

教育公平的支點在哪裏?

自古以來,“公平”這兩個字在中國百姓的心中,便有着不一樣的分量。尤其是教育公平,更被投之以特別熱切的期冀,業已凝結成特別虔敬的信念。

但是,教育的標尺,高考的取向,除了公平,還有科學,還有效率。如何去辨識,怎樣去平衡?今年高考期間發生的南京一中素質教育遭遇的考問、江蘇“文科狀元”能否為名校破格錄取的爭議和網絡輿論對國際高考移民的聲討,給在教育競爭中一路負重前行的家長們,又平添了幾多困惑和焦慮。

促進素質教育,這是教育變革轉型的基本取向。

但是,素質教育如何考評?還須考慮城鄉社會二元結構的發展現狀。就講其美育素養,對鄉村孩子們亦有着特別重要的意義。美術、詩歌、音樂,對他們意味的,絕不僅僅是簡單的一門課程,一類知識,而是他們生命成長的滋潤,審美創造的覺醒。可是,對於許多美育老師嚴重缺失的鄉村學校,對於在疫情期間線上教學連起碼的智能手機都難以配齊的寒門學子,這樣的藝術教育卻仍是一種奢侈。

而且,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也並非簡單對立,政府積極推進素質教育與學校勠力提升學生應試能力也並非不可兼容。成績優異,學習能力突出,這本身就是學生綜合素質優秀的一方面展示。立德樹人,培養學生的核心素養,不是要搭建空中樓閣,而是要築基於德智體美勞五育融合之中,滲透進課堂教學考試檢測的教育常態之中。看一看今年高考命題的變化,就有專家解讀:進一步突出了立德樹人的教育導向,突出了對學生創新精神、實踐能力和思維品格的素質考查。

探索特色教育,這是高中和高校教育提質增效的重要支撐。

同質化辦學,千校一面現象,有違教育規律,也與學生的成長需求相悖。促進普通高中多樣化有特色發展,已赫然寫進高層的相關決策,也已相繼列入許多地方的規劃藍圖。高校突出招生專業的特色選才需求,探索多維度考核評價招生模式,也早已提上改革日程。只是,改革成效難以如願,暗箱操作亂象時有發生,相應的評優保送機制也在種種干擾中變形扭曲。如何走向特色教育,還應開拓新的路徑。

加速國際化教育,這是中國高校提升國際競爭力的必由之路。

中國學生移民後回國內高校就讀,本是其正當權利,無可厚非。國內高校雄心勃勃,力爭在教育資源的全球化流動中贏得發展先機,這也是開創新局之舉。然而,急速湧入的國際高考移民,也給多年來以公平立基的高考招生以強力衝擊:一是質疑“申請資格”,有一眾家長花費重金為子女求得外國國籍只為其避開國內高考競爭實現彎道超車;二是詰問“招生標準”。據悉,以華僑生身份參加的聯考與國內普通高考相比,具有考試科目少、考題簡單、錄取率高、競爭小的特點。守護教育公平,在於嚴堵國際生身份審核中“本土留學”的政策縫隙,矯正高校國際化進程中急功近利的行為取向。

我們應有一種良性、健康、文明的競爭文化

教育競爭避無可避。但是,這競爭不能沒有底線。應有一種良性的、健康的和文明的競爭文化,既可支撐起教育的朗朗晴空,也可以點亮人性的灼灼之光。

公平正義,就是這一競爭文化的核心價值。均衡,有序,多元,就是這一競爭文化的開拓路徑。

資源的均衡配置,已是教育的當務之急。這是起點公平。

振興鄉村教育,實行教師“縣管校聘”和建設城鄉教育聯合體模式等多項改革,還只是剛剛起步。促進城鎮教育起點公平,多是循需求端思維,多地推出的多校劃片、公民同招新政,有效亦有限。何妨轉換視角,也從供給端資源配置加大力度?今年全國兩會上,就有全國政協委員發問:“日本中小學有‘教師輪換制’,公辦教師在同一學校連續工作不得超過5年,確保了學校間差距很小。在我國各地能否推行?”其實,校長教師輪崗制在我國早有實施,只是還須加大改革力度,破除既得利益,釋放制度激勵。

招生的秩序建設,是學生的權益保障。這是規則公平。

教育是社會的鏡像。我們不能沉湎於以理想化思維去作通向未來教育的路徑擘畫,不必將多重的目標和功能都寄望由一次考試來全部承載,還得考慮社情學情民情的相互纏繞和相互激盪。我們還得立足當下,在制度變革中更加註重信息透明,更加註重秩序建設,以防被謀私者獲取尋租空間,撬開腐敗之門。我們還得保持定力,堅持以促進公平正義為價值取向,堅持以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為政策基點,堅持以解決教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為發展主題,在漸進式融合性創新型的變革進程中實現教育治理模式的現代轉換。

人才的多元取向,是社會的發展大勢。這是結果公平。

高考並非人生唯一的選項。不同的孩子,有自己個性成長的需求,不同的家庭,也可有多種培養目標的選擇。這就需要鼓勵各級各類教育共生共榮。

當下,政府正大力提倡職業教育,今明兩年高職將擴招200萬人。但是,社會反應並不強烈,職業學校也面臨難關重重。尋根究底,是在“唯學歷”的社會氛圍中,不少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招錄人員時,都有嚴格的本科學歷准入門檻,職校畢業生的發展空間明顯遭受擠壓。教育的公平,經濟的發展,社會的文明,都有一個共同的指向,亟應衝破根深蒂固的學歷歧視和職業歧視,保障人人皆有生命出彩的機會。

愛拼才會贏。拼什麼?怎麼拼?父母們能為孩子做的,是否就只有這一個“拼”字?

我們自應警醒,不能拼了父母,誤了孩子;不能贏了競爭,輸了未來。成長中的孩子,更期待父母的是陪伴,信任,還有引領。

責任編輯:常磊

熱門推薦